弘毅人阿祭

沙雕阿祭求勾搭

【曦澄】车不需要标题😂(R18)

  #是沙雕阿祭给自己的生日贺文鸭 (祝沙雕阿祭,没错就是我自己,12.14生日快乐!)

  #flag车的第一篇

  #车速较高,可能不咋好吃毕竟垃圾文笔😂

        #是小可爱 @霸式书包 的曦澄鸭

  #黑喂狗→

  蓝曦臣在一家酒楼里找到了江澄。

  原本蓝曦臣只是来云梦办点事,顺道想见见自己阔别已久的爱人。可谁知到了莲花坞门口,却被下人告知江宗主出门去了。问那人去了哪里,下人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

  蓝曦臣似是了然,道了声谢便拂袖离去。

  果不其然。

  蓝曦臣赶到的时候,江澄正皱着眉头饮下小樽中最后几滴清酒。

  蓝曦臣一进门就是一个踉跄,心道这人究竟喝了多少,这酒味怎的这般重?

  江澄察觉到有人进门,半醉半醒间抬眼看向了来人。

  唔,蓝涣啊。

  蓝涣?!

  酒劲还在正头上,江澄呆愣愣地盯着蓝曦臣。

  蓝曦臣的怒气早在进门前就烟消云散了,环顾四下,点了床边的熏香想让江澄清醒一些。

  江澄迷迷糊糊地倚在桌上看蓝曦臣,蓝曦臣怕人摔倒赶紧过去抱过人的脑袋靠在自己肚子上。

  房间里无缘无故多了几分燥热。

  江澄察觉到了,突然间想起蓝曦臣刚刚的动作。

  蓝涣刚点了熏香?!

  意识瞬间清醒,江澄一把将蓝曦臣推开。

  “蓝大公子还真是厉害呢,这酒楼的催情香也敢随意就点上,只是不知以蓝大公子的能耐,江某要寻来几个姑娘?”

  蓝曦臣这才惊觉自己干了件多么愚蠢的事。

  他也不恼,顶着人的眼神就抱了上去。

  “涣此一生,只晚吟足矣。”

  江澄到底是还醉着,倏地红了脸。

  “这次,还请晚吟多多担待。”

链接走评论👇

【曦澄】费洛蒙症(车)〖补档!!!〗

刚刚内个好像打不开,重发了一个,如果翻掉的话请艾特我᙭ᔕᗯᒪ( • ͜ʖ • )

https://mubu.com/doc/6Y_g9d1VGw

密码o31y


【all澄】立flag

我,阿祭,要是明天成绩出来进年级前百或班级前十,五篇澄受肉文,cp随便点!


【曦澄】结婚证词

  ——祝江澄1105生日快乐!



  #感谢无胥太太帮我修改贺文!



  #明天要上学所以贺文提前发啦



  #这里阿祭(说祭不说吧,文明你我他)是个弘毅人!



  阳光温热,岁月静好,你还未来,我怎敢离开。



  ——题记



  江澄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站在民政局门口。



  还是和一个认识了不到一年的男人。



  这句话的重点并不是认识了不到一年,而是“男人”。



  身旁的人转过头微笑着看着他。



  “看什么看,赶紧走啊。”还是一如既往凶巴巴的语气。



  奶凶奶凶的。



  江澄圆圆的杏眼“瞪”着那人,撇过头双手环抱在胸前大步流星地上了台阶。



  那人笑意更深,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



  “阿澄,等等我啊。”



  一、



  江澄和蓝曦臣是在一中相遇的。



  彼时蓝曦臣说着一口吴侬软语走过江澄的身边。



  江澄就是那样被他吸引。



  倒不是说江澄对南方人有什么莫名的好感,只是蓝曦臣实在是个太引人注目的存在。



  纵使他是个男人。



  江澄对美的事物总是有着莫名的好感。



  比如说妃妃,小爱,仙子,茉莉,还有姗姗,嗯,现在又多了个蓝曦臣。



  江澄好面子,自然不会主动去勾搭蓝曦臣。



  幸而蓝曦臣天生带着读心术,没走几步路就匆匆向身边人道了声抱歉,快步走回来追上江澄。



  蓝曦臣也不是那么好心的人,感觉到别人对自己有好感就主动联系,不过现在嘛,啧,公开的秘密,都懂都懂。



  “同学,请问你是15届的江澄吗?”



  江澄怔了一下,偏头看向左侧的人。



  “是啊。怎么了?”



  近距离看到的蓝曦臣让江澄有点不自然。



  已经不知道多久以来身边都是空无一人了。



  满含笑意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我叫蓝曦臣,也是15届的。”



  “嗯?你也是15届的?几班的?”



  听闻蓝曦臣是和自己一届的,江澄感觉有点奇怪。



  他们15届人收的比较少,大多数他江澄还都认识,没理由对这么个天仙没印象啊。



  “12班的,就在你们班隔壁哦。”



  一中有两个重点班,一个是江澄他们班十一班,另一个便是蓝曦臣他们班十二班。



  因为是重点班,这两个班一直以来都在一楼,门对门又或者隔着一堵墙,天知道每天跑上四楼的魏无羡有多羡慕他们。



  十一班是文史班,十二班是理化班,这是开学前分班考试后分出来的。



  江澄至今还不能理解他一个理科生为什么被分到了文史班,气愤之余他也常去十二班祸害祸害他的“仇敌”们。



  蓝曦臣说他是高三才转来的,江澄不认识他也是自然。



  但他可没少听过江澄的威名。



  文科班唯一一个数理化能在全校排前五的人物。



  要知道,能进一中的本来就是各个初中的佼佼者,能进重点班的,更是学霸中的学霸,而像江澄这样在文史班把数理化学的这么好的



  ……



  就可以不当人看了。



  他当时是一直把江澄当成学神来对待的。



  奈何高三学习压力都重,整整一年,他就只在毕业典礼上见过江澄一面。



  只一见,就再也忘不掉。这是蓝曦臣没说的话,也是蓝曦臣最想说的话。



  二、



  有人喜欢你的脸



  有人喜欢你的声音



  有人喜欢你的性格



  有人喜欢你的生活



  而我不一样



  我喜欢上你



  ——转自蓝曦臣朋友圈



  自从那天回去看母校的时候见了一面之后,江澄和蓝曦臣的关系就飞速发展。



  江澄没料到竟然能遇到一个比柳清歌还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人。



  只不过高中时江澄喜欢化学,蓝曦臣喜欢物理,这貌似是他们唯一的差异了。



  江澄是真的很喜欢化学,接近于痴迷的程度。



  不过他的化学天赋也是真的超出常人。



  高一的时候就自学完了必修一、二和选修三、四、五,高二开始专攻化竞,轻松过省赛入省队,杀进国决一路顺风国家队,南开大学化学系保送生。



  惹不起惹不起。



  蓝曦臣虽然也很喜欢物理,但可惜没江澄那么有天赋,物竞得了省二后就回去准备高考了,不过物竞本身就比化竞难一些,也不能代表蓝曦臣不聪明不是。



  蓝曦臣最后裸分考上了南京大学,在自主招生占半边天的前提下,能裸分考进去的简直是神仙好吗。



  神仙!



  蓝曦臣当初倒也没想到自己能考这么好,大概考前的那段时间突然有了目标,想要有一天能和他并肩站在一起吧。



  然而,最可怕的是,蓝曦臣竟然还在高中阶段自学了大提琴。



  后来二人聊到音乐,蓝曦臣才知道江澄最喜欢的乐器就是大提琴,优雅,深沉,却有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魅惑。



  蓝曦臣也没想到这么巧,他又有了一个去找江澄的理由。



  蓝曦臣提出要教江澄大提琴,被江澄残忍的拒绝了。



  江澄说他不是学音乐的料,天生就五音不全他也没办法。



  后来一次偶然中,蓝曦臣发现江澄唱歌其实挺好听的,嗯,就是有点跑调。



  过了一两个月,两个人联系的也就没有那么频繁了。



  但蓝曦臣依然会三天一短信,一周一电话,一月一视频地伺候着江澄。



  江澄到也不是那种高智商低情商的人,一来二去就隐隐约约明白了蓝曦臣的意图。



  他本不想这么快就开始一段恋情,他暴露一身锋芒只是害怕自己会受到伤害。



  江澄不是小女生,那些酸里酸气的句子打动不了江澄的心。



  他是个很实在的人,就比如说他宁愿听一句我想上你,也不愿听一句我爱你。



  江澄也曾幻想过爱情,“我想寻我一生的知己,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庆幸的是,他找到了,一个能伴他一生的人。



  他不知道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缘分:



  他阴差阳错地喜欢上大提琴,蓝曦臣恰好能弹出最打动他内心的曲调;



  他独爱那莲藕排骨汤,蓝曦臣恰好以之为拿手菜;



  他一时起意想去健身房锻炼锻炼,蓝曦臣恰好在那里当教练;



  他偶尔走进画展逛逛,其中最不起眼却最令他着迷的恰好是蓝曦臣的画作



  ……



  江澄简直惊奇,这个叫做蓝曦臣的男人,身上究竟蕴藏着什么样的能量!



  所有的相处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默契,仿佛他们之前的努力,就是为了对方出现而做的功课。



  他想,这个人应该就是他的Mr.right了吧。



  蓝曦臣从没把江澄当做女生看过,一见钟情这种事又不止发生在言情小说中。



  越多的了解江澄,他就越喜欢上江澄几分。



  世人都说那江晚吟性格孤僻,骄傲自大,目中无人。



  但在蓝曦臣这里这些所有的缺点都成为了江澄吸引他的一个个闪光点。



  想找到一个喜欢的人很简单,想找到一个对的人很困难。



  于是蓝曦臣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发了条朋友圈表明自己的心意,末了还@了江澄。



  并不是说蓝曦臣等不下去了,只是他实在是害怕那么好的江澄如果被别人抢先一步夺走了,自己该有多后悔。



  “在一起吧。”



  有人说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不是“我爱你”而是“在一起”。



  但我想,世界上最动人的事情莫过于——真巧,我遇见了你,真好,我配得上你。



  三、



  民国结婚证词真是美好的要死:“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蓝曦臣在微博上看见这段话之后,猛然间有个念头一闪而过。



  他想和江澄结婚。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已足够了解对方。



  虽不能达到一个眼神就知道所有的境界,但却俨然能以对方的角度思考问题,解决了不少不必要的争吵。



  江澄正窝在蓝曦臣的怀里看电视。



  江澄体寒,蓝曦臣知道后就一直跟在江澄后面唠叨着。



  晚吟,把袜子穿上。



  晚吟,不要光脚在地上跑。



  晚吟,不要把空调开这么大。



  晚吟,晚吟……



  蓝曦臣一口一个晚吟江澄刚开始还不太适应。



  这是他的小名,父母过世后就在也没有人这么叫过他了。



  这件事他没有告诉过蓝曦臣。



  蓝曦臣的声线比较低,每每唤起晚吟的时候又带着暖暖的笑意,弯弯的眉眼只消一眼就让人沉醉。



  蓝曦臣让江澄很快就适应了这个称呼。



  他们的工作都不是太忙,幸而才有时间多陪陪彼此。



  江澄的作息开始有规律。



  蓝曦臣“训练”出来的。



  江澄以前偶尔会抽根烟,自从蓝曦臣知道了就明令禁止他吸烟,还不禁发出“狠”话,江澄抽一次烟,他就吻江澄一次。



  江澄刚开始还觉得没什么啊,切,不就接个吻吗,老子怕你哦。



  后来江澄发现他错了。



  两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怎么可能接个吻后就拍拍屁股走人。



  每一次江澄都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告诫自己再不能抽了,再抽腰就废了。



  蓝曦臣低头蹭蹭怀中人的发顶。



  “嗯?怎么了?”江澄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想必是刚从梦中惊醒。



  “晚吟,阿澄,澄澄,我们结婚吧。”



  “?!”这把江澄彻底吓清醒了。



  暂且先不说Z国至今还为开放同性恋婚姻法,江澄和蓝曦臣出去都得说成是兄弟。



  为什么?



  江澄脸皮薄啊,即使知道现在对同性恋的抗议声没那么大了,但他还是很害怕,这条路,真的太难走了。



  蓝曦臣一切都听江澄的意见,活脱脱一个妻奴。



  “怎么突然想到这个?”



  “想听实话吗?”



  “当然。”江澄眨眨眼。



  “就是这个。”



  蓝曦臣把手机上的文字读给江澄。



  蓝曦臣说的很是认真,江澄却听笑了。



  “怎么,就因为一个结婚证词?”江澄冷哼一声。



  蓝曦臣眯着眼笑笑。



  “阿澄不想和我一直在一起,谨以白头之约吗?”蓝曦臣突然凑到江澄面前,把江澄压在身下。



  “蓝曦臣你又发什么神经?快给我起来。”江澄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



  “阿澄先回答我,我就起来。”蓝曦臣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



  “……想。”



  “阿澄说什么?声音太小了,我没听见。”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白切黑?!



  “不想。”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阿澄,说谎话的孩子要受惩罚哦。”



  “卧槽!蓝曦臣你手往哪放呢!”



  今天的曦澄也是一如既往地和谐呢!


【曦澄】红昭愿(承)〖已弃〗

#辣鸡文笔了解一下

#极度ooc

春风绕过发梢红纱

刺绣赠他

眉目刚烈拟作妆嫁

  天和十五年春,太子涣奉命南巡,同行者:其弟湛,江氏小生澄。

  ——《天和纪事》

  江澄不喜欢春天。

  特别是那种满城飞絮,十里花香。

  然而不幸的是他们来到的正是江澄最讨厌的地方

  。

  蓝涣很喜欢春天。

  特别是桃红柳绿,莺啼燕语。

  来这里也是蓝涣的主意。

  江澄小时喜欢玩闹,整日喜上眉梢的。

  但自从行了加冠之礼后蓝曦臣就逐渐觉得江澄变了。

  他变得不爱笑了,

  他变得冷漠了,

  他变得好像连他都不认识了……

  江澄的表情从来都是写在脸上。

  这是一直没有变的。

  蓝涣本意是想带着江澄出来四处转转,兴许他的脸上还能多一些微笑。

  谁知马屁却全拍在了马腿上。

  江澄的表情告诉蓝涣,他很不喜欢这里。

  蓝涣这边急得焦头烂额。

  蓝湛表示:走路嚣张,丝毫不慌。

  蓝涣最后还是陪着江澄在客栈待了好几天,留下蓝湛孤零零地去体察民情。

  蓝湛心里苦,但是蓝湛不说。

  有几天蓝涣总感觉到江澄在背着他偷偷做什么事情。

  可是江澄的保密工作太过完美,任蓝涣怎么旁敲侧击都没有用。

  既然江澄不愿意说,蓝涣后来也没有再多问,这件事没过几天也就不了了之了。

  三人的南巡最后变成了一个人的南巡。

  《蓝湛南巡记》现已全面发售。

  蓝湛是最早知道二人有猫腻的人。

  倒不是说他的观察力有多好。

  虽然他们俩在蓝湛面前的表现是个明眼人就能看出来。

  但这件事他确实是从他兄长的口中听说的。

  蓝涣的画艺在宫中是出了名的。

  有一次蓝湛有急事去寻兄长。

  当时蓝涣正在作画,没有料到他会突然闯进来。

  案上的线稿还未收干净,就已被蓝湛看了个真切。

  分明画的是小江公子!

  虽说画中人是江澄,可怎么看蓝湛都看不出一点澄气。

  画中人站在一树海棠之下,身上所穿着竟不是江氏校服,而是

  ……

  蓝氏那身“披麻戴孝”的校服!

  那人背对着作画者及观赏者,只是转过了头部,不知正对着谁粲然一笑。

  蓝涣轻咳了两声。

  “忘机,既然你已经看到了,为兄也就不躲躲藏藏了。”

  “……嗯”

  “我心悦于小江公子。”

  心,心悦?!

  这个词蓝湛不是第一次听见。

  但从蓝涣的口中听到有感觉好像总有哪里怪怪的。

  最令人恐惧的是:那人还是江澄!

  冷漠,凄清,又惆怅。

  先不说他二人都是男子,就凭江澄的那张怼天怼地怼世界的嘴,蓝湛就怀疑莫不是兄长脑子出了毛病。

  然而他脑子出了毛病的兄长还在“和蔼”地看着他,那眼神就像是:

  我再给你三秒钟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挺好。”

  蓝涣甚是欣慰地拍拍蓝湛的头。

  

  蓝涣喜欢江澄,

        就像荷香四溢,姑苏芬芳。

  朔月裂冰,

        此生为谁痴狂。

  为你倾尽天下又如何?

  

  江澄喜欢蓝涣

  就像紫电惊云,三毒疯魔。

  一身傲骨,

  只甘予你卑微。

  我愿归野换你万世千秋。

【曦澄】红昭愿(起)〖已弃〗

#阿祭再一次混眼熟
#中长篇,架空古风
#辣鸡文笔了解一下

  手中雕刻生花

  刀锋千转蜿蜒成画

  盛名功德塔

  是桥畔某处人家

                              ——《红昭愿》

  江澄送给蓝涣的第一件礼物是一个木雕。

  刻的是一朵莲花。

  由江澄亲手制成。

  那木莲花大概巴掌大小,刚好能让一个孩童托在掌心把玩。

  物件虽小却也精致,花瓣自莲蕊向花尖逐渐变薄,末端被磨得圆滑,以至于不会让受赠者划伤手指。

  整个木莲栩栩如生,仿若那微风一吹都要抖上几抖,莲蕊处纹路清晰可见,摸上去甚至能感受到雕刻者千转过的刀锋。

  细细看那木雕,花托处竟还浅浅地刻着几个字。

  “云梦江晚吟”

  蓝涣收到的时候喜悦到直接把江澄抱起来转了个圈,末了还用鼻尖蹭蹭江澄的脸颊。

  “谢谢晚吟,涣很喜欢这个礼物。”一个极富杀伤力的微笑。

  江澄的脸颊有些发烫,他把双手背在身后,“不过是寻常人家的玩物罢了,闲来无事随手刻的,太子喜欢就好。”

  蓝涣最清楚不过江澄的口不对心,听了他的答复也只好无奈地摸摸江澄的柔发,又低头摆弄那木莲去了,正值欢喜,并未注意到江澄的小动作。

  江澄看着蓝涣,猛然间觉得手上的伤似乎没有那么疼了。

  那一年江澄十四岁,蓝涣十六岁。

  蓝涣是当朝太子,和他的胞弟蓝湛并称为姑苏双璧。

  话说这姑苏双壁生来便有一副好皮囊,若不是因为生在帝王之家,怕是前来提亲的媒人一个月能踏碎十几条门槛。

  虽然这姑苏双璧是从小被老祖宗宠大的,但他们却一点纨绔子弟的样子都没有。

  他们从不出入风月场所,也不爱好美姬妖妾。

  琴棋书画,无论是哪一门都不输那市街巷道中的白衣秀才,剑术骑射更是样样出人头地。

  不过这二人说来也是可怜,小小的年纪失去双亲,在深宫六院的勾心斗角中摸爬滚打着长大,这么些年除了彼此也没有个能交心的朋友。

  江澄的出现让一切发生了改变。

  江澄,云梦人也,乃是本朝大将军江枫眠之嫡子。

  他时常跟随父亲入宫,和宫内的人关系都不错。

  江澄生的讨人欢喜,连在位皇帝每次见到他都要抱着哄哄逗逗才肯放他出宫。

  不同于蓝涣的温润如玉,蓝湛的沉着冷静,江澄的性子则活泼的多。

  相应的,也更加调皮。

  亏得是人人都宠着他,否则还不知他会在都城中闹出多大的动静来。

  江澄自幼便从父习武。

  云梦江氏以剑法闻名天下,江澄底子本就好,再加上后天的刻苦勤勉,十七岁时就被世人冠以“三毒圣手”的名号。

  三毒是江澄的佩剑,这柄剑可不一般,据说是个通灵的仙器。

  传言仙器从不单个出现,每每出现其中一个定是有另一个仙器随后现世,两者相辅相成。

  江澄的另一件仙器名唤紫电,是一条仙鞭,然而这仙鞭功能倒是齐全,这里先按下不表。

  说起来在众多皇子中和江澄最为亲密的是太子蓝涣。

  蓝涣虽然对谁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对江澄是不一样的。

  旁人只当做江澄是蓝涣另一个备受宠爱的弟弟。

  但两个人的事啊,又怎么会是旁观者看得清楚的呢?

【曦澄】费洛蒙症(车)

#第一次开车怂的一批
#各种求底排一条龙服务
#肝车使人头大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95154130373716

【曦澄】费洛蒙症(预车,R18预警)

#本来想等文笔练好一些了再开车的,看到有小可爱说想看车就先写了这一篇,车部分可能今晚发,还有一丢丢没有码完_(:ᗤ」ㄥ)_占个位置先#
#您安,这里阿祭。
#第一次开车!一辆伪装成玛莎拉蒂的破三轮


费洛蒙症:此病无关性别,患者会向自己抱有好意的人散发性方面的诱惑,这种诱惑根据好感程度往上递增。

  江澄是个直男,但这并不妨碍他同时是一个西装控外加费洛蒙症患者。

  当一个俊美儒雅的男人身着西装,直挺的脊背,隐隐约约能看到些许轮廓的蝴蝶骨,被西裤勾勒出丰满圆润的臀部,笔直修长曲线优美的双腿,就连油光锃亮的漆黑皮鞋,都足以让江澄疯狂。

  可惜的是他从未在现实中见过一个如此完美的男人,直到现在。

  他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那个男人。

  男人很耀眼,身着的西装是杰尼亚的Z Zegna系列。

  Z Zegna产品较为时尚,风格介于绝对正装和绝对休闲装之间。

  杰尼亚服饰一向精致无瑕,优雅古朴。

  长期以来,杰尼亚从不追求新奇的款式和华丽的色彩,而是凭借精美的面料,无与伦比的剪裁以及极高的制作品质享誉世界。

  杰尼亚是男装中的极品之一,也是江澄最喜欢的西装品牌之一。

  杰尼亚是个性与艺术性完美组合的作品。

  为了尽量满足在新千年中越来越多的服装个性化要求,杰尼亚专门提供量体裁衣的服务。

  上乘的面料通过高级制作师的精心雕琢,细致剪裁,周到呵护至每个细节。

  制作师将传统工艺和现代智慧有机地结合,使杰尼亚特有的梦幻般的面料把男装艺术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

  毫无疑问,那个男人一定是那个可以把杰尼亚表现得淋漓尽致的人。

  完美的容颜和完美的衣装,江澄承认这个男人让他很心动。

  男人的外貌一看就知道是男女老少通吃的类型。

  江澄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如是想。

  男人的周围围绕着许多想搭讪却不敢上前小姐、小先生们。

  许是江澄的目光太过炽烈,没过多久男人便向江澄看过来。

  江澄没有一点被发现的慌张,他勾起嘴角露出一个玩世不恭的笑容,举起高脚杯向男人挑了挑眉。

  又把高脚杯贴在嘴唇上微抿一口,便放下酒杯起身离去。

  男人本就微笑着,看毕江澄的动作只是笑意更深。

  他径直走向江澄刚刚离开的位置,端起酒杯,对着方才江澄双唇触碰的地方,把剩下的深红色液体一饮而尽。

————————开车分界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蓝漂亮生日快乐鸭!
吹一下我家小姐姐超级好看的字!

【曦澄】余生

预祝蓝漂亮生日快乐!

这里阿祭!

新人打滚卖萌混眼熟!

想看澄澄宠蓝大!(写完发现好像并没有……)

题目与内容强烈不符。

不论结局,我已经很感谢相遇。
                                                                          ——题记
江澄近来常出没于姑苏境地,蓝氏门生们虽然好奇但也不敢多问,谁知道那个脾气暴躁的江宗主会不会给他们一人一紫电。

江澄实际上去的是一个茶馆。

江澄不爱喝茶,他觉得那么苦涩的东西也就蓝家那些清心寡欲的老古板们才会喜欢。

他来这里的目的当然不是饮茶。

他是来学习茶艺的。

为了一个人。

教授茶道的姑娘最初并没有认出江澄,说到底也只是平常人家,虽然听过江澄的威名,但并不是有个穿紫衣的人便是江澄不是。

后来那姑娘不知从哪知道了江澄的身份,惊的差点没给江澄跪下。

江澄知道后面部有些抽搐,他江晚吟在市街的传言之中是有多不堪入目……

接下来的授课让江澄很是尴尬。

姑娘家总是有无穷的好奇心,一天到晚问个不停。

“江公子,你们修仙的人是不是都像你这么好看啊?”

“江公子,含光君和夷陵老祖真的都是断袖现在在一起吗?”

“江公子,泽芜君和含光君为什么并称为双璧啊?”

问题渐渐向奇怪的方式发展。

“江公子,紫电会漏电吗?”

“江公子,金凌真是你外甥而不是你的私生子吗?”

“江公子,有人说你和泽芜君是道侣是真的吗?”

“……”

姑娘突然觉得自己的双腿不保……

感天谢地泽芜君来把江公子带走了,姑娘拍着自己的胸口,长呼出几口气。

等等,泽芜君?

我去,刚刚那个面如冠玉貌比潘安芝兰玉树风流倜傥温润如玉走路生风指如葱根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人是泽芜君?!

第二次一次来的时候江澄早就气消了,江澄这个人,气来的快去的更快,也不知泽芜君用了什么把戏,没过几分钟就把人给哄好了。

江澄来的一路上还在考虑怎么给姑娘道歉,还没想好身体就很熟练地就已经推开了木门。

“哐”关上!

???是我打开方式错了?!

再推开。

“哐”等等是我走错门了?!

抬头看看牌匾,没错啊,就是这。

“江公子你在外面干什么呢?怎么还不进来?”

江澄做了几个深呼吸,推门而入。

……你前两天还告诉我你最讨厌那些胭脂粉饰翡翠玉瑙,你现在把自己化得像鬼一样是为甚?!更不要说你穿的一身素白还戴着个白布条条是想去蓝家当女修吗?!

姑娘突然以袖遮面低头笑笑。

江澄一阵恶寒。

“江公子,您和泽芜君看起来关系很好?”

“……还凑和……”

“听闻泽芜君喜饮茶可否下次带他前来奴家予他烹茶?”

江澄虽然情商不高但这其中意思还是懂得的。

“他不喜欢喝茶。”姑娘突然间感觉有些冷。

“可是传闻中说……”

“那是传闻!”

“那泽芜君喜欢什么,奴家可以去学的!”

“他喜欢我。”

“什,什么?”

“他,喜欢我,蓝曦臣喜欢云梦江晚吟。听清楚了?”江澄杏眸一瞪,转身就走。

呵,敢觊觎我男人,不就个茶艺,老子还不学了,我就不信他蓝曦臣能因为这就不喜欢我了。

蓝曦臣千里迢迢从姑苏赶到云梦。

一听门生说江宗主气势汹汹地回了云梦蓝曦臣就立马御剑飞向莲花坞。

匆匆忙忙跟着管家到了江澄的卧房,挥挥手让管家先退下,自己才轻手轻脚进去。

江澄此时正对着一堆茶具犯愁,是先倒水还是先放茶叶来着?算了算了,管那么多干什么。

江澄听到了推门声也没多想,继续捣腾着手中的东西。

蓝曦臣一进门看到的就是江澄气鼓鼓地拖着腮帮子,另一只手那着个小茶杯晃来晃去的模样。

“扑哧”

他的晚吟啊,怎么能这么可爱。

江澄不喜欢喝茶蓝曦臣比谁都清楚,听闻江澄去了茶馆,蓝曦臣就知道江澄想要干什么了。

蓝曦臣的诞辰快到了。

江澄一看来着是蓝曦臣,立马走到蓝曦臣面前挡住他的视线,圆圆的杏眸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盯着蓝曦臣。

“你怎么来了?”江澄双手环抱住双臂,下颚微微高抬,活像一只高贵冷艳的小猫。

“在下不来,晚吟的茶给谁喝啊?”

蓝曦臣向前一步把人揽到自己怀里抱紧。

江澄没了回声,只是回抱住蓝曦臣。

“晚吟。”

“嗯?”

“我好喜欢你啊”

“切,谁稀罕……嗯,我也是。”

江澄说了谎,蓝曦臣很喜欢喝茶,但江澄说的也是事实,蓝曦臣更喜欢江晚吟。

不论结局,相逢已是难得,珍惜眼前,把余生托付给彼此。

蓝涣,江晚吟,余生还请多多指教。

———————————————————————
后记
江澄:蓝曦臣你以后不能出门了。(严肃脸)

蓝曦臣:???为何?

江澄:(突然脸红)让你不要出就不要出了,一出去就给我惹一堆情敌讨厌死了。

蓝曦臣:噗,好,晚吟说不出去,在下就不出门了,但是光待在屋内未免太过无聊,不如晚吟陪在下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江澄:……蓝曦臣你这个死流氓!

拉灯。